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043444.com >

www.345743.com《丝玉奇缘》王妃妃儿 ^第9章^ 最新更新:2019-09

发布日期:2019-09-28 11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时光一天一天的过,离大喜的日子已是越来越近了,这后日便是大婚之日。整个府里张灯结彩,挂红披绿。好一个喜庆的场面。司清扬还是大多日子都陪敕勒贵宾,这玉落殇忙里忙外的准备着婚礼。这梨园荟也是一日不落的去着。司清扬发现他手指上常有针孔,说是在赶制戏服。只是让他慢些做,别伤了手。

  两人不想一大队仪仗跟着,就偷偷的溜了出去。一起来到这西京城最繁华的街巷,司清扬便拉起了玉落殇说道:“夫君,你看那糖人做的真好看。这边,你看着胭脂水粉。是不是寻常家的女子都会买?我从未买过。

  这街市里的人不全见过司清扬的女妆,可是这鼎鼎大名,大名鼎鼎的玉落殇何人不知?何人不晓?敢拉着当朝驸马的必定就是这“庐阳长公主”。大家都齐齐的跪了下来: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。司清扬:都起来吧。便拉着玉落殇进了梨园荟。这外面的人有的说:“真是男才女貌啊?”有的说“这驸马看着风光,背地里不知道多遭罪。娶了个杀人魔!”还有的说“玉公子好帅啊,这公主能嫁给玉公子好生让人羡慕啊。哎,谁让人家是公主呢?”这边还有几个上了岁数的老学究说:“堂堂金枝玉叶下嫁给个戏子,成何体统?”总之嘴长在别人身上,怎么说的都有。

  刚才听着玉落殇让他俩叫自己师娘,司清扬心想虽贵为公主受人礼拜是常有的,可有人喊师娘还是头一回,又因着这个身份是因玉落殇而来,想到日后能与玉落殇一处,因为她他是驸马,而因为他她是“师娘”,心里不禁激动又高兴,这声师娘远比公主更让她欢喜。不禁的从手腕子上取下镯子。说道“你俩一人一只,等有了媳妇给了媳妇去。”

  玉落殇:这可使不得,你随便给个什么便是。你这镯子可是外邦贡品。找这么多个个头大小一样的南珠,然后在依着大小用金丝在外面裹成了圈。这金本就是易断之物。全凭工匠的一双巧手,让这金丝和这南珠紧紧依偎。互相借了力,才不断。取“金衣加身,依偎绵长”之意。这皇上刚得就赏了你,如此贵重可给不得他俩。

  两人出门来到旁边一间宽大的屋子,里面摆放着五颜六色的料子和针头线脑。屋子正中的木桁上挂着一件正红色奢华精致至极的嫁衣。只见正红色的云锦上绣的是“百鸟朝凤”上段用金线绣着“鸾凤和鸣”栩栩如生的就像要飞上了九天。下段绣的是百禽,有喜鹊,孔雀,白眉,鸳鸯,大雁都是吉祥的鸟儿。这禽鸟都是照着他们本身的颜色绣的,真是色彩斑斓。司清扬看了以为是戏服呢,好生羡慕的说:“如今这戏服作的如此华贵,我都没穿过这么好看的衣裳。”玉落殇:用扇子敲了敲她的头,傻瓜,这是为夫给你做的嫁衣。她想到夫君手上的针孔,这一针一线不知道熬了多少个日夜,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激动又是欢喜。然后心疼的拉起玉落殇的手说:“夫君你这手,就是为我做嫁衣伤的?”玉落殇满不在乎的说:“几个针孔而已,不碍事。快看看,喜不喜欢?不喜欢夫君再改。”司清扬泪眼夺匡的说:喜欢。

  玉儿:这叫“催婚“。”下催妆冠帔花粉”婚前几日,男方送新娘吉服。”意思是说:催着新娘子赶紧过去。按说这凤冠霞帔夫君也是要替你备着的,不过这时间太仓促了。夫君怕是做不出比宫里好的了,委屈丝儿了。

  丝儿:哪有委屈?人家的夫君只能买嫁衣送新娘,我夫君是一针一线制出来的。这心思谁人能比?不过,这公主嫁衣可是有讲究,别僭越了才是。这嫁衣上坠的这些个宝石可是价值不菲吧?那珠子可不能用了东珠啊!

  两人还如来时那般携手,蓝蓝的天空下,秋风吹过一片桂花香飘来。在众人的或是羡慕,或是嫉妒,或是不解的目光中轻松喜悦的踱步走着。是啊,世人如何又怎样?,重要的是两人的心心相惜。刚进了元帅府就看到门口的玉梅满眼通红,司清扬便问了一句:“迷了眼?”玉梅没有说话就低下了头。玉公子便说到:“无碍吧?去沏壶毛峰送到书房去。”这时管家迎面走来说道:“公主,晌午蜀山郡王府送来贺礼,说是让公主和驸马亲自过目。”虽说这表妹大婚表兄送点贺礼也是应该的,但是毕竟有这前尘往事还是惊了一下。

  打开玉燕呈上的礼盒见一卷画轴和一柄玉如意。这如意上雕的是蜀山图,司清扬心下一想表兄这是要祝她和驸马如意顺遂。玉落殇打开画轴一眼便认出来是她的字迹,这久违的字迹让他想起了曾经的过往。见上面画的是盛放的玉簪花和残落的杜若花。旁边题了一首诗《双花共白头》(杜若和玉簪都是白色的花)诗曰:杜若无心别玉簪,你花败尽我花残。如今玉簪又逢春,空留杜花花落尽。回忆起曾经陌上花开之时两个人在双花旁许下的共白头的誓言。玉落殇反复吟诵心中百感交集,他与杜若心昔日缱绻涌上心来。又见这诗她对自己还是情根深种,担心起是否是在王府的日子过的不如意。一时间思绪万千,慎慎的不知自己要做什么。手中的画就这么悬在半空,丝儿接过玉儿手中的画。好娟秀的字啊,比我这张牙舞爪的字好看多了。别说是画花了自己连个鬼画符都画不出来。她与夫君倒是“有画等书,有诗待喝”但是她也不傻一眼就看出了这诗的意思。狠狠的将画扔在桌子上嘴里说道:“老狐狸没招来倒招来个小狐狸,还弄的自己一身狐狸臊。”又拿起那个玉如意直接摔了狠狠的说:“我又不痒痒,谁要你个痒痒挠”(如意最早的时候和痒痒挠的用途是一样的,用来挠痒的)。心里想着蜀山玉如意,蜀山王是要如玉公子的意啊。好你个表兄尽然撺掇着自己媳妇跟表妹夫私奔。可惜了那上好的玉料,那蜀山上的松树雕的是针针可见。看着玉儿还在那愣神,便将玉儿扶过来座下,自己半跪着看着玉儿:“你是想起她了?”玉儿点了点头到也不想隐瞒。丝儿拽起了玉儿说:“走,我带你去找她。”玉儿拽回了丝儿。www.345743.com。丝儿又半跪着扶着玉儿的双膝说:“如今郎有情妾有意,又难得表兄能成全。你俩不如远走高飞。你放心一切我来安排,公公婆婆我来侍奉,师父说过要视天下人之父母为父母,何况是你的双亲。我虽不能唱戏,我一定召集梨园圣手好好教导阿磊和阿永。有朝一日说不定也能如你一般。你就安心的走吧,去爱你想爱的人,过你想过的生活”

  玉儿看着眼前的丝儿热泪盈眶,眼泪直直的往下掉,丝儿以为他是在思旧情,其实玉儿是被丝儿这翻话给感动了。这个看着粗枝大条的丫头,到了眼下这翻情景,却一丝不曾想过自己。不曾想过如果新郎跑了后日大婚该如何?她还要为他善后,为他侍奉双亲,甚至替他完成人生的理想。只求他能开心平顺。

  丝儿急不过自己便在宣纸上写了起来,后悔自己不善诗词。还是写下了“玉簪枯木难逢春,怎舍杜花空飘零。只待春风破深院,我与杜花共白头。”边写边落泪,手根本握不住笔。手腕在不停的颤抖。低头擦了擦眼泪,把宣纸拿给玉儿说:“我实在是不会画画,你自己快画上。让丫头送了去。”你收拾好吩咐初心便可,她会送你们出城,我还有要事,就不送了……

  这时玉梅端来了沏好的毛峰茶,心不在焉的茶沏满了都没回神。滚烫的水顺着桌子流在了玉落殇的身上。玉落殇这时才醒神仿佛刚才不在人间。被汤了一下本能的站了起来。玉梅赶紧拿手绢在公子身上擦着,眼里却含着眼泪。司清扬察觉到了什么就说玉梅跟本宫出来。玉燕快去给公子换身衣服。

  司清扬:好啊,这耳朵够长的,看来玉府上人也不干净。我倒是要看看谁敢跟我这个人间阎罗攀亲戚。正好心里不舒坦算他倒霉。走,带我去看看。这时落墨在司清扬耳边说:“王子截获通敌密函,让公主速去驿馆。”

  又是宫女又是内侍,又是士兵,排场可真不小,大队人马在玉梅的带领下来到了“百族街”,正看着一个瘦的跟猴一样的豪绅少爷,在那阴阳怪调的唬人:“本少爷娶你家姑娘那是看的起你,我家可是家财万贯。这赫赫有名庐阳公主可是我家亲戚,我也算的上半个皇亲。再说你小族小部,能嫁入我大汉是多大的福气。别给脸不要脸,不然老子就一把火烧了这条街。

  众人看到这惩奸除恶的场面都大块人心,对庐阳公主是顶礼膜拜。这回民村的村长叶尔古拜大叔带着村民们叩谢庐阳公主。庐阳公主将大叔拉起说道:“老人家请坐,我们坐着说。”一边悄悄的吩咐落墨:“让王子去花满楼等我,这离花满楼近,去驿馆太远了。”

  司清扬:本宫有愧,竟不知这都城有这些个民族。家师曾说:除了佛家以外还有其他许多的信奉,这回部是信奉真主的。我佛家有佛寺,回部有清真寺。师父说无论是佛祖还是真主都是教化人向善的。据说回人男子逢重大节庆都是在清真寺里做礼拜。不知道如今这都城是否有“清真寺”?

  玉落殇心想回来非拔了你的皮,女儿家家的去哪不好。非学着人家喝花酒。便坐上马车向花满楼奔去。在花满楼门口就看到司清扬的一队亲兵,但是还有一队穿的是敕勒服饰。顿时就脑子一片空,莫不是木头盒子也在吧?赶紧进去,看见落墨在一个花花绿绿的屋门口,透过窗户纸看见自己媳妇和那个木头盒子在把酒同欢。顷刻间火冒三丈,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。我要来个釜底抽薪,便叫来了花满楼的老鸨说道:上最好的酒菜,把最红姑娘们都给我叫上来。老鸨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给驸马找姑娘啊!玉落殇看出了老鸨的神色便说道:本驸马今日与公主一同来办事,你要是误了公主的事。你自己兜着。这老鸨听这么一说到是真信了,要不然怎么能有两口子一起来逛青楼的。便赶紧吩咐人伺候着。

  这边木赫和司清扬举杯消愁,木赫说道:贤妹这是今日截获的密报,司清扬看了说暂且不要打草惊蛇。突然发现写这好熟悉,写的这么娟秀。突然把杯子砸了,西斯底里的叫道:落墨……落……墨。娘的,杜若心老娘跟你不共戴天。你他妈谋反你还带上我夫君?自己想这要是跟叛党沾上了,回头哥哥要杀头谁都保不住。

  丝儿:她全当我不识字,你是否记得我说过他们成婚后我去过蜀山王府?她问过我是否通诗书?我说斗大的字认得一箩筐。她不信又问那如何看得兵书?我说看不得听得,让下人念来听就是。总之,让她以为我是个大老粗。134277.com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蓝图765339.com书局的“保留节目单”上,